古籍整理是传承创新传统文化的重要途径


来源:中华古籍网 时间:2017年10月12日 点击率:打印】【关闭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传统文化要“经过科学的扬弃之后使之为我所用”。古籍是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对古籍的整理利用,也应秉持科学扬弃的态度。新中国成立以来,广大古籍整理工作者经过长期实践,对古籍整理的取向形成了一些基本原则。

  第一,古籍整理要贯彻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原则。古籍是一定历史阶段的精神产品,其中蕴含着大量精华,但也有思想文化的局限。要选择那些思想价值较高、内容真实可信的古籍作为整理对象。古籍数量繁多,内容千差万别,需要根据不同情况分别对待。比如,从传递文化遗产的角度考虑,大量未经价值判断的古籍并不急于整理出版,只要妥善保存即可。对于作为学术研究资料的古籍,则只需采取编排复制等比较简单的方法。而作为提供给广大读者的读本,则要选择古籍中的精品,特别是那些服务于青年的读本,有时为了剔除掺杂在精品之中的糟粕,还要采取选编加工的方式。至于古籍在流传过程中因翻刻重抄或自然损伤而出现的文字讹脱衍倒,则需以校勘方法来恢复古籍的真实面貌。

  第二,要以创造性转化体现古籍整理中的古为今用。今人接触古籍常有阅读理解的障碍,宋代朱熹说:“当时百姓都晓得者,有今时老师宿儒之所不晓。”古今同理。要通过标点分段、注释、今译转化古籍的形式和内容,以利于现代读者接受。这三种整理形式是逐步递进的。标点分段只是通过转化古籍文本的表达形式,使之适合现代人的阅读习惯;注释以解决局部的阅读难点、串通文意为目的;而今译由于将古文都译成白话文,则更利于古籍知识的普及。古籍今译虽是一项普及性工作,但要求更高,要准确表达原文的本意,需要译者对古籍内容、作者的思想有全面的理解和把握,还要有流畅雅致的文笔。晚清严复在翻译西方著作时提出信、达、雅三个标准,这对于古籍今译也是适合的。当然,古为今用的要求还不仅仅限于疏通阅读理解的障碍,更高层次还在于揭示古籍中的思想文化精粹,使之为我所用。这可在注释中适当提示,而更多的是通过导读、提要或评注来达到这个目的。

  第三,古籍整理的推陈出新则可通过校注、考释等形式来反映时代特色和创新性研究成果。比如余嘉锡的《世说新语笺释》、杨伯峻的《春秋左传注》、季羡林的《大唐西域记校注》、袁行霈的《陶渊明集笺注》等,这些整理成果征引广泛,注入了整理者多年的研究心得,或订正古籍中的错误,或对古人的思想理念给予科学阐释和评定,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古籍整理还可以用一些新的表达方式使读者便于理解,如数理化古籍可用现代图表、符号、计算公式和科学术语加以注解;天文志配以天象图,礼乐志配以五线谱、音像视频等,既扩充了古籍的内涵,又增强了科学性。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凉山州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蜀ICP备0500518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51340102000089

地址:凉山州西昌市三衙街十五号   邮编:615000

联系电话:0834-3223165   电子邮件:5737575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