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古籍整理的理论和规范建设


来源:中华古籍网 时间:2017年10月11日 点击率:打印】【关闭

     现代意义的古籍整理已有百年历程。新中国成立后,古籍整理的成就显著,共出版了约2.5万种整理作品,2013年推介的91种优秀古籍整理图书便是其中的突出代表。但也毋庸讳言,古籍整理中出现了不少粗制滥造的次品。要进一步做好古籍整理工作,以适应当前文化建设的需要。

  一是加强理论和方法总结,为古籍整理的持续发展奠定基础。长期以来人们有一种偏见,认为古籍整理只是技术,不需要理论。其实,古籍整理也和其他学科一样,如果没有理论指导和学理基础,就不能有本质的、规律性的认识,也不能有系统化的传承和持续的创新发展。百年来的古籍整理实践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应该把实践中的理性认识系统归纳、提升到理论层面。比如,要从古籍整理的性质、发展方向和时代的高度认识其意义;把握批判继承、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原则;说明开展古籍整理所必备的前提和条件;从学理上阐析各类整理方式的目的和功用、程序和方法、具体的学术标准和要求;从古籍整理的成功案例中梳理值得借鉴的技术和方法,作方法论上的总结。

  二是吸取以往的经验教训,制定学术规范。除了推介精品,从正面总结成功经验,还要从反面检讨以往古籍整理中出现的问题,从学术上分析其致误原因。古人曾有致误通例的归纳,我们也可按古籍整理的不同方式,分别梳理标点致误通例、校勘致误通例、繁简字转换致误通例等等,以吸取教训,提示来者规避错误。此外,应在学理研讨的基础上,制定各类古籍整理形式规范,以促进精品意识和整理水平不断提高。近年出版的许逸民《古籍整理释例》,列举7种整理形式的具体要求并加释例予以说明,严谨缜密,是探索建立本领域学术规范的有益尝试。

  三是把握新态势,开拓新局面。进入21世纪,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不断繁荣为古籍整理事业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也为之开辟了广阔前景。数字化、网络化已为古籍的存储、检索、传输、复制、整理提供了极大的便利,随着信息处理功能的不断提高,还有不少新技术可用于简牍字迹的辨认、古书版本的鉴别、古籍碎片的拼缀。古籍整理应把握科技发展新态势,开发利用新技术,以提高效率和水平。此外,还要解决古籍整理出版大量简单重复、浪费资源的问题,不断开拓新领域,在原创性上有所突破。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凉山州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蜀ICP备0500518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51340102000089

地址:凉山州西昌市三衙街十五号   邮编:615000

联系电话:0834-3223165   电子邮件:573757589@qq.com